便民通知: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走进长乐 > 人文历史

棋山祭海开甘棠 千秋伟绩永流传

来源:吴航乡情社       发布时间: 2018年06月20日     浏览量:{{ pvCount }}      【字体:    

    刘山甫奉王审知之命祈祭甘棠港,《北梦琐言》记载刘山甫祈祭甘棠港的文字凡两见。其卷二云:“葆光子尝闻闽王王审知患海畔石碕为舟楫之梗,一夜梦吴安王(即伍子胥也)许以开导,乃命判官刘山甫躬往祈祭。三奠才毕,风雷勃兴。山甫凭高观焉,见海中有黄物,可长千百丈,奋跃攻击。凡三日,晴霁,见石港通畅,便于泛涉。于时录奏,赐名甘棠港。”

  卷七云:“福建道以海口黄碕岸,横石巉峭,常为舟楫之患。闽王琅琊王审知思欲制置,惮于力役。乾宁中,因梦金甲神,自称吴安王,许助开凿。及觉,话于宾僚,因命判官刘山甫躬往设祭,具述所梦之事,三奠未终,海内灵怪具见。山甫乃憩于僧院,凭高观之,风雷暴兴,见一物,非鱼非龙,鳞黄鬣赤。凡三日,风雷止霁,已别开一港,甚便行旅。当时录奏,赐号甘棠港。闽从事刘山甫,乃中朝旧族也,著《金溪闲谈》十二卷,愚尝略得披览,而其本偶亡,绝无人收得。海隅迢递,莫可搜访。今之所集,云闻于刘山甫,即其事也,十不记其三四,惜哉!”

  孙光宪,字孟文,号葆光子,生于唐末,卒于北宋乾德六年(968年),《宋史》有传。《北梦琐言》所记甘棠港,书中交代了材料的来源,王审知派刘山甫祈祭甘棠港,刘山甫的《金溪闲谈》亲记其事。孙光宪曾阅读过该书,后书佚,无从再得,只凭印象将其中材料收录于自己的《北梦琐言》中,十不记其三四。孙光宪生活年代很接近于刘山甫活动的年代,材料也直接来源于刘山甫之书,其可信程度仅次于刘山甫原文,其地点作“福建道海口黄碕岸”,“海畔石碕”。具体描写更有“山甫凭高观焉,见海中有黄物,可长千百丈,奋跃攻击。凡三日,晴霁,见石港通畅,便于泛涉。于时录奏,赐名甘棠港。”“三奠未终,海内灵怪具见。山甫乃憩于僧院,凭高观之,风雷暴兴,见一物,非鱼非龙,鳞黄鬣赤。凡三日,风雷止霁,已别开一港,甚便行旅。当时录奏,赐号甘棠港。”都是明确指出碎石地点在出海口外近海的海畔石碕,可长千百丈的黄物也是在大海中。

  北宋太平兴国三年(978年)编成的《太平广记》亦收录《北梦琐言》甘棠港事,注明“出《北梦琐言》”,且把地点从“福建道海口黄碕岸”直接落实到“福州海口黄碕岸”。

 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《太平广记》的主编者李昉,李昉,《宋史》有传,其原为五代旧臣,通晓五代史事,长于文辞,入宋,太祖加其户部侍郎,命其修史,他不但是《太平广记》《太平御览》《文苑英华》等书的主编,而且是《旧五代史》的编撰者之一。这里收录的甘棠港事真实可信。

  甘棠港开港碎石处是在海中,这在闽王德政碑和闽王墓志铭中也可得到明确印证。

  《恩赐琅琊郡王德政碑》讲到甘棠港云:“闽越之境,江海通津。帆樯荡漾以随波,篙楫崩腾而激水。途经巨浸,山号黄崎,怪石惊涛,覆舟害物。公乃具馨香黍稷,荐祀神祇。有感必通,其应如响。祭罢一夕,震雷暴雨,若有冥助。达旦,则移其艰险,别注平流。虽画鹢争驰,而长鲸弭浪。远近闻而异之,优诏奖饰。仍以公之德化所及,赐名其水为甘棠港,神曰显灵侯。”鲸乃海中生物,说明移其艰险,别注平流是在海中。“途经巨浸”的“巨浸”指广阔的水域,这里也指大海。

  《唐故威武军节度使守中书令闽王墓志》云:“古有岛外岩崖,蹴成惊浪,往来舟楫,动致败亡。王遥祝阴灵,立有玄感。一夕风雷暴作,霆电呈功,碎巨石于洪波,化安流于碧海,敕号甘棠港。至今来往蕃商,略无疑恐。”“碎巨石于洪波”与“化安流于碧海”对举,说明碎巨石之处的洪波是在碧海中。这些都与长乐黄岐澳门口澳情况相合。

  甘棠港工程开工时,判官刘山甫奉王审知之命祈祭甘棠港,设祭的地方在黄岐澳的棋山(碁山,碁是棋的异体字)。碁福州方言读音“基”,表示祭典仪式之意。

  《长乐县志》载:“碁山寺在县治东北二十四都,唐咸通二年里人王俸建。寺后西峰顶有石台,长老相传云:昔有二仙于此枰棋,因名碁山寺。”在今长乐文岭镇,即古“黄岐境”乡老口碑相传“霹雳止砂石”、“龙舟上天”神话传说。宋朝长乐县令徐俛咏有《棋山》一首曰:“风驭云軿去渺茫,石奇松老尚苍苍。留题尽有争先意,谁识棋山是道场。”表明棋山是刘山甫祭坛所在。

  棋山,山上有黄岐寨,山下黄岐澳境名黄岐境,附近还有赤岐境、青屿境、铙钹境,有始建于后晋天福年间的白马忠懿王庙。因黄岐当地有仙人枰棋的传说,其地又是刘山甫祭坛所在,所以口头上称其为qí山,又因山上有著名的棋山古寺,所以地方志中多将该山写作棋山,而当地父老则世代传承写成岐山,地图也标为岐山。

  棋山不但是祈祭甘棠港祭坛所在地,而且镇守黄岐甘棠港要口,历来是海防要地,五代两宋时就在棋山设立黄岐寨,是长乐把截四寨之一,管辖黄岐甘棠港。《长乐县志》云:“黄崎寨在二十四都。”《梅花志》云:“棋山,在梅城之南,山上有寨,设烽火台一。山顶有石台,平广可坐,相传昔有二仙在此弈棋,故名。”黄崎也作黄岐,崎岐两字可自由变换,《闽县乡土志·地形略三》云:“‘岐’、‘崎’、‘埼’通。”黄崎港被皇帝命名为甘棠港,黄崎寨因此也称为甘棠寨。

  棋山下黄岐澳海中有黄岐山,这情况正与闽王德政碑所说的“途经巨浸,山号黄岐”相合。(图一:闽江下游海岸变迁图,卢美松主编《福建省历史地图集》第203页;图二:局部放大图,长乐文岭黄岐澳海中画红圈处岛屿为黄岐岛;图三:长乐水陆变迁图,《福建省历史地图集》第210—211页;图四:局部放大图,红圈处有岐山(棋山)和黄岐岛,另从图中可知金峰镇在唐之前还是岛屿,周边北至闽江都是水域。)后地理变迁,海岸东移,棋山、黄岐山与陆地连成一片。清代时曾将巡检司向外移置到黄岐澳口南侧的猫山。《清史稿·志四十五·地理十七》云:“又东至筹港为广石江、梅花江、陈塘港,入猫屿。其外东沙、北犬、南犬,南为磁澳。”猫屿就是黄岐澳口的猫山。又云:“广石、筹港、泽里、厚福四汛。猫屿、蕉山、小祉废巡司。”可知在猫山曾一度设立巡检司。

  棋山是刘山甫祈祭甘棠港作法处,棋山寺是祭坛所在,刘山甫是躬往祈祭,凭高观之,见海中可长千百丈的黄物帮助开港。在棋山祈祭的只能是山下黄岐澳海中的黄岐港。

    作者:林廉  高宇彤

附件下载:

相关链接